帽子雲说话写字思考的地方

《炎黄:库-炭基代-4∑层-234号文件序列》- 编号 0000007

馨儿吾嫂: 你给我介绍的姑娘都很好,但我总说没法和她们说上话,我总是止不住地疏离。倒不是她们并不善良或有着其他什么的恶习,我觉得可能是因为她们一直都太过美丽和顺当了。这里我并非是想妄自菲薄地......

《炎黄:库-炭基代-4∑层-234号文件序列》- 编号 0000003

启文吾兄: 兄长的来信和附带的照片我已经收到。 兄长可能无法想象是个这么多年后再次看到兄长的笔迹的时候我内心多么欢喜。还是很感激兄长能宽宏大量原谅我。我看到了随信的照片,兄长气宇轩昂,馨儿师......

《炎黄:库-炭基代-4∑层-234号文件序列》- 编号0000001

启文吾兄: 兄长收到这封信肯定会很惊奇,因为算起来我们应该已经快整整五年没有联系了。上次见面的场景,启文兄应该还历历在目,毕竟最后我们闹得那么不愉快。依兄长敦厚的脾性,竟然也会气到大声和我说要......

落花辞

  注:这篇文章是改编自我09年看的一部游戏电影《落花辞》,很怀念那段纯纯的玩剑网三的时光,真的有策马江湖,恣意爱恨的感觉。     前言: 我第一次遇见沐心的时候,是在惊蛰那天,万花谷的惊蛰总是会下雨。她......

浮生.第一幕 南宫

序: 很多时候 我觉得我是一只墨色的蝶 在紫色的花海上 “这是梦境” 一个浑厚的声音 “这是现实” 一个稚嫩的声音 很久,我明白了 这毕竟是梦 因为现实 从来没有理想 第一幕 南宫 五月廿三 黄昏 扬州外,一孤亭 (雷鸣)淅......

西行

(本文改自小说<悟空传> ­) 一 我默默地行着。胸前的佛珠互相敲击,发出沉沉的邦邦声。这时我在队伍的最后。 骑着马的那人勒住了白马。他自己下了马,拄着锡杖,说:天色不早了,就这吧。语罢,他便盘腿坐下。 我......